F-4战斗机

美国  战斗机

麦克唐纳·道格拉斯F-4“鬼怪”(英语:McDonnell Douglas F-4 Phantom II)是美国麦道公司(现并入波音公司)为海军研制的双座双发舰队防空战斗机,后来美国空军也大量采用。F-4于1956年开始设计,1958年5月第一架原型机试飞,生产型则于1961年10月开始正式交付海军使用。1963年11月开始进入空军服役[1]  。[2]  F-4是第二代战斗机的典型代表,各方面的性能较均衡,不仅空战格斗好,对地攻击能力也不俗。是美国空、海军六、七十年代的主力战斗机。参加过越南战争和中东战争,也曾经是美国空军雷鸟飞行表演队表演飞机。缺点是转弯半径过大、大迎角机动性能欠佳,高空和超低空性能略差,起降时对跑道要求较高。
中文名 : F-4战斗机
外文名 : F-4 fighter
制造商 : 美国麦道公司(现波音)
首飞时间 : 1958年5月
服役时间 : 1961年10月
退役时间 : 1996年
外    号 : 丛林鬼怪
世    代 : 第二代战斗机
服役国家 : 美国、日本等
发展沿革
设计思想 朝鲜战争结束后,空战理论与战斗机装备技术水平均有了长足的发展。 F-4 舰载机,爬升反向翻转外线后内切 在越战前,主流的战斗机设计思想包括如下要点:认为飞机的大速度是决定空中优势的主要因素;主张研制多用途战术战斗机;主张以速度和远距离空战取胜;必须具有较大的航程;可以接受格斗性能的下降;忽视机炮的作用;不重视飞行员在空战中的作用。 F-4 phantom 绕转内切,切入彼方转弯半径 飞机设计师们就是按照以上这些想法研制了包括F-4在内的第二代战斗机。这代飞机的最大速度达2马赫左右、有的甚至达3马赫,机载电子设备和武器系统的性能均有较大的提高,重视对地攻击能力,“重型化”倾向明显。从其航空技术水平和飞机的性能来看,确实比第一代战斗机有了明显的提高和发展。但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开始进行的越南战争和其他局部战争中,因为实战中的空战作战方式与原先设想的有很大的差别,第二代战斗机的使用效果(尤其是空战使用)并不理想。[2]  设计研发 “鬼怪”的历史始于1953年8月,当时麦克唐纳设计师Herman Barkley领导了一个设计团队,最初的目标是提升公司F3H“恶魔”舰载战斗机的性能和多用途性以获得更多的订单。 正面照 1953年9月19日,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主动向海军航空局提交了98B方案。海军方面鼓励麦道继续设计一种单座双发全天候攻击机去和北美公司、格鲁曼公司竞争。麦道公司在1954年8月向海军正式提交了F3H-G/H方案,海军方面于10月份要求制造2架原型机和1架地面试验机,海军将计划命名为AH-1。1954年12月14日海军正式放弃对飞机的多任务要求,转而要麦道设计一种全天候截击机。军方要求取消机炮和除了机腹副油箱挂点以外的全部挂点。机腹部开槽以便半埋挂载 4 枚“麻雀”空对空导弹,雷达是 APQ-50,飞机改为双座以容纳增加的雷达操作员。 1955 年5 月 26 日航空局在对海军的需求深入研究后要求麦 美国F4战斗机 道公司制造 2 架双座全天候战斗机,武器全面导弹化。6 月 23 日下达了正式编号 YF4H-1,这是战斗机的编号。隔天麦道也公布了计划的新代号——98Q。6 月 24 日麦道获得了制造 18 架新飞机的合同,其中包括 2 架原型机和 1 架地面静态试验机。不久该计划又采用了 98S 的代号。1955 年 7 月 25 日海军和麦道签署了详细的 YF4H-1 技术规格清单。海军要求新飞机能够在距离母舰 250 海里处巡逻 2 小时以上,在不空中加油情况下持续飞行 3 小时以上。同时 F4H 的前期发展计划也得到确认,海军定购了 2 架原型机和 5 架预生产型飞机(BuNo 143388~143392)。YF4H-1 的模型在 1955 年 11 月 17 到 23 日期间接受了检查。飞机将安装 2 台 J79 加力涡喷发动机,进气道为固定设计。主要武器是 4 枚半主动雷达制导的麻雀导弹,没有装备机炮。[3]  为了解决新飞机的高速稳定性问题,设计人员做出了几个重大改进。其一是将全动平尾下反 23 度,兼具稳定鳍的作用,这样在获得稳定度的同时也不干扰尾喷管,在大迎角飞行时,下反的尾翼可以从主翼紊流中伸出获得必要的控制力;其二是将主翼的折叠外翼段上反 12 度,并设置锯齿,锯齿产生的涡流可以阻止机翼附面层向翼尖方向发展,推迟分离;另外还将进气道改为带附面层隔离板的设计,使得各种飞行条件下都能为发动机提供最合适的气流。直到 1956 年 12 月 31 日才最终完成设计,而平尾的下反和外翼段的上反造就了“鬼怪”的奇特外形。 尾喷口特写 YF4H-1 安装了前缘襟翼,从翼尖一直向内延伸到 1/4 翼展处,以机翼折叠处为界分为两部分。在飞机低速飞行时襟翼向下偏转,提高升力。前缘襟翼和后缘襟翼都具有吹气装置,从发动机压气机中引出高压空气向后吹出,使机翼上表面气流在高攻角的状况下不分离。进气道斜板有 5 度的安装角。在雷达罩后面的下机身表面装有电子设备冷却系统的进气口。机翼水平部分的后缘分为两部分,内侧的是襟翼,外侧为襟副翼。襟副翼是副翼的一种,但只能向下偏转,不能向上偏,在它们前面的机翼上表面就是扰流板。如果要向左边滚转,飞行员就会向下偏转右侧襟副翼,同时竖起左边的扰流板,“鬼怪”没有通常意义上的副翼,滚转控制由襟副翼和扰流板完成。外翼段除了前缘襟翼外没有其他操纵面。另外在机翼下表面襟翼前方设置有向下开裂的减速板。全动平尾有 23.25 度的下反角,提供全部的俯仰控制。 1956 年 12 月 19 日海军再次订购 11 架 F4H-1(145307~145317),这是第一批正式生产型。 第二代战斗机F-4 1957 年 8 月 F4H-1 决定不采用 APQ-50 雷达,改用西屋公司的 APQ-72,而原型机仍然使用 APQ-50。首架 YF4H-1 原计划使用 J79-GE-8 发动机,但由于研制时间拖延而装上了从空军借来的 J79-GE-3A。该机属于技术验证机,没有雷达也不能发射导弹,腹部挂的 4 枚“麻雀”全是模型。为了配平头部装的是压舱物而不是 APQ-50 雷达。在首架原型机上只布置了有飞行员的座位,后座安装的是测试设备。[2]  首飞服役 1958 年 5 月 27 日麦克唐纳公司试飞员 Robert C. Little 驾驶 YF4H-1(142259)完成了首飞,地点在圣路易斯市机场。首飞时起落架没有收起,并发现液压系统和发动机都有些问题,所以首飞时间比原计划缩短,不过飞机还是安全降落了。地面人员更换了右发动机,并把进气道斜板调整为 4 度。第二次飞行在 5 月 29 日,起落架仍然没有收起。随后在 5 月 31 日和 6 月 2 日进行的第 3,4 次飞行情况好多了,飞机达到了 1.68 马赫。 第二架 YF4H-1(142260)于 1958 年 10 月首飞,安装了 AN/APQ-50 雷达和完整的后座舱。可调进气道斜板的固定部分设定为 5 度,可调部分设定为 10 度。该飞机的扰流板没有打孔,在左侧进气道的上部安装有冲压空气涡轮。在紧急情况下该涡轮可以驱动一个应急液压泵给操纵系统提供动力。自动驾驶系统为 ASA-32。YF4H-1 144260 还安装了马丁贝克 MK H5 弹射座椅。1960 年具备了发射麻雀导弹的能力。 1959 年 7 月 3 日 F4H-1 在圣路易斯麦克唐纳工厂的一个仪式上按公司传统被正式命名为“鬼怪 II”(Phantom II)。项目经理 Don Malvern 原想的绰号是“撒旦”(Satan),而 James S. McDonnell 则想把飞机命名为蜜特拉斯(Mithras,波斯神话中的光明之神)。“鬼怪”后面的罗马字母“II”是为了和第一代“鬼怪” FH-1 相区别。[2]  到1974年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共接受F-4订货4974架,其中美国国防部订货3976架,计划费用104.91亿美元,平均每架264万美元;国外订货998架,共支付50.66亿美元,平均每架507万美元。 衍生型号 F-4A:该型为舰载机,共生产45架,于1958年5月首飞,美国其后订购了21架试验型及24架预产型,预产型于1959年首飞,装两台J79-GE-2发动机,单台推力71.1千牛。该型装备AN/APQ-72雷达,可携带4枚”麻雀“III空对空导弹,没有机炮[1]  。 F-4B:该型为全天候战斗机,供美国海军及美国海军陆战队用于制空。火力系统的设备跟F-4A基本相同,但基于当时「导弹万能论」的影响下,没有安装航炮。该型安装两台J79-GE-8引擎,单台推力75.7千牛,设有两套控制系统,后座的驾驶员也可操作飞机。部份F-4B被改装成不同的专用飞机,如EF-4B、NF-4B、F-4N及QF-4B等。[1]  RF-4B:原F4H-1P,B型的侦察型,1965年3月试飞。侦察系统同RF-4C,无军械,单操纵系统,共生产46架。30架于1978年底改装,增加了AN/AAD-5红外线扫描设备、AN/APD-10侧视雷达、AN/ASN-92舰上惯性导航系统和AN/ASW-25自动着舰系统。[1]  F-4C:该型由F-4B改进而成,于1963年5月首飞,1966年停产,一共生产了583架,主要装备美国空军,有36架出口至西班牙。装两台J79-GE-15发动机,单台推力75.7千牛。具有更强的对地打击能力,导弹控制系统的雷达也由APQ-72改为APQ-100,增加了地形测量及手控投弹的能力。拆除了AAA-4红外线探测装置,轰炸系统改为AN/AJB-7,并加入了AN/ARW-77导弹控制器。越南战争结束后,大约有27架F-4C安装了AN/ARN-92瞄准测距器,可携带AGM-45反辐射导弹。同时,空中加油装置由锥套改为伸缩套管。[1]  F-4D:F-4C的升级版,换装AN/APQ-109雷达,可以发射反辐射导弹压制敌方防空阵地。1965年7月首飞[1]  。 F-4E 2020 Phantom II F-4E:该型从F-4C/D型发展而来,是第一种安装M61机炮的鬼怪战斗机。由第48批生产开始,机翼上安装前缘缝翼,设计提高了飞机的空战格斗力。左翼前端装备有TISEO(电子光学目标识别系统)[1]  。 F-4F:该型机是专门为西德改良生产的F-4E,西德先后共采购175架。相较于标准的F-4E,这批鬼怪少了一个内部油箱,故重量较轻,而且不能携带AIM-7”麻雀“空空导弹。1983年,经过ICE计划改装后,这批鬼怪战斗机改换与F/A-18「大黄蜂」战斗轰炸机相同的AN/APG-65雷达,并能够发射AIM-120先进中距空对空导弹。第一批改装后的F-4F在1992年服役。德国空军正逐步以新型的台风战斗机更换这批飞机。 F-4G:该型从F-4E改装而来,共制造116架,是专门压制敌方防空系统的电子战飞机,代号野鼬鼠V(Wild Weasel V)。该型取代了美国空军先前使用的F-105F。美国海军曾经在1963年为12架F-4B加装航舰自动降落系统,并将这12架飞机编号改为F-4G。[1]  F-4J:该型是美国海军与海军陆战队使用的最后一款F-4衍生型。F-4J修正了许多F-4B的缺陷,通过添加新系统近一步提升了性能。 F-4K:该型机是英国皇家海军所采购的F-4外销版,70年代以后,皇家海军的无敌级航空母舰服役后,F-4K也成为了英国最后一种可以在传统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战斗机。 F-4L:该编号曾经赋予1963年到1964年之间数架提供美国海军评估的F-4性能提升版本,不过没有进入生产阶段。 F-4M:英国皇家空军的F-4K升级版,使用劳斯莱斯发动机,共制造了116架。 F-4N:1972年"蜜蜂线"升级计划中对F-4B进行升级后的版本,性能类似F-4J水准,也有改装了无烟发动机,共改装228架[1]  。 F-4S:该型是F-4J的升级版,改装了无烟引擎、强化机身、增强机动力,共制造302架。 RF-4C:该型机是由F-4C改装而成的照相侦察机,F-4C上的武器系统和雷达都被照相侦察器材代替。RF-4C最显著的特征是更长更尖的机首,里面安装了照相机、地形测绘雷达、红外影像等设备。 RF-4E:F-4的侦查衍生型外销版,共制造了150架。RF-4EJ该型机是RF-4E的日本自卫队专用型,共制造140架,后升级航空电子设备称为"RF-4EJ"改,携带AN/APG-66J雷达。 QF-4N:由F-4N改装成的遥控靶机[1]  。
设计特点
结构设计 飞行中的F-4“鬼怪” F-4的机翼为悬臂下单翼,翼根翼型为NACA 0006.4-64(修形)、机翼折线处为NACA 0004-64、翼尖为NACA 0003-64(修形)。前缘后掠角45°,平均相对厚度5.1%,翼尖相对厚度3%,安装角1°,外翼上反角12°。前缘有锯齿。悬臂全动平尾,下反角23°,以避开机翼尾流(英国的K和M型下反角为15°)。平尾前缘增加了缝翼。后缘襟翼和外侧前缘襟翼都有附面层吹除装置。后期的E、F型改用前缘缝翼,取消吹气装置。机翼下侧起落架舱后方有一块液压驱动的减速板。机翼为全金属结构,外翼可折起(海军型)。前、后梁位于15%和40%弦长处,由大锻件机械加工制成。蒙皮为带肋整体壁板,由6.35厘米厚板机加工制成。后梁之后还有一根由锻件加工的辅助梁,用以分担部分主起落架和减速板载荷。外翼也是双梁结构,梁位于15%和40%弦长处,并与内翼连接。外翼蒙皮厚7毫米,翼尖2.5毫米。蒙皮材料多用7178铝合金,锻件用7079铝合金。机翼后缘为整体铝合金蜂窝结构,后缘襟翼和副翼为带铝合金蜂窝结构后缘的金属结构,后缘襟翼和副翼为带铝合金蜂窝结构后缘的金属结构。全金属半硬壳机身结构,分为前、中、后三段。机身前段主要包括座舱、前起落架舱和电子设备舱,构件多为钣金件、承力部位采用锻铸件。为防止变形,进气道采用很多横向隔框,进气口前缘为锻件,经化学铣切制成。中段有发动机舱和油箱舱。与机翼连接的承力框为整体件,由铝锻件机加工制成。油箱舱在发动机舱上方,采用双壁结构导入空气进行冷却。靠近发动机的结构大量采用钛合金。后段广泛采用钛和钢,下侧为双壁结构,用空气冷却。由于当时还没有在战斗机机体上采用较多份额的复合材料,F-4的重量居高不下,对飞行性能有着负面影响。[2]  中翼和内翼为一贯穿机身的双梁抗扭盒整体结构,抗扭盒又是整体油箱,容积达2380升。 副翼只能向下偏转30°。上翼面的扰流板可向上偏转45°,横侧操纵时两者协调动作,由两套独立的液压系统操纵。可收放前三点起落架。前起落架为双轮,无内胎,有减摆器和转向机构,向后收入机身。主起落架为单轮,向内收入机翼。舰载型弹射起飞时,前起落架伸长,有着陆钩。[2]  动力系统 两台通用电气公司的J79-GE-17加力涡喷发动机,该发动机是美国最为著名的涡喷发动机,发展了多种改型,装备于多个型号的美军作战飞机。单台加力推力79.6千牛(8120公斤),耗油率0.2千克/牛顿·小时(0.84千克/公斤·小时)。机内总载油量7022升。腹下可挂一个2270升副油箱,翼下可挂一对1400升副油箱。有空中加油装置,也可挂伙伴加油吊舱。 座舱布局为串列布局,两套操纵系统,有弹射座椅。飞机头部相对下垂,保证以一定迎角飞行时的视野,同时也有利于对地攻击。3套独立的206×105帕(210公斤/厘米2)液压系统。冷气系统用于开闭座舱盖,伸长前起落架支柱和伸出应急冲压涡轮。主电源为交流发电机,没有电池[4]  。 武器系统 F-4战斗机共有9个外挂架,机身下前后成对排列4个半埋“麻雀”空对空导弹挂架,每个可挂1枚“麻雀”导弹,后一对挂架也可各挂2枚“响尾蛇”空对空导弹。机身下中间挂架使用Aero-27A弹射炸弹架,可以吊挂核武器、炮舱、2273L副油箱或多弹弹射炸弹架;机翼下内侧挂点使用的是LAU-17A挂架,可以挂1枚“麻雀”导弹或2枚“响尾蛇”导弹,也可以挂1个三弹弹射炸弹架(用于挂各种炸弹);机翼下外侧挂点使用的是MAU-12挂架,可挂1400L副油箱,或使用三弹弹射炸弹架挂载各种炸弹。最大外挂重量为6042kg。F-4的武器还包括一门M61A1六管加特林机炮(部分早期型号没有装机炮,后来根据实战经验,但可携带炮舱,外挂或者加装了机炮)。 对地攻击军械载荷最大达7250千克,包括各型AGM-12“小斗犬”无线电遥控导弹、AGM-62A“白星眼”电视炸弹、AGM-45“百舌鸟”反雷达导弹、AGM-65A“幼畜”电视炸弹、AGM-78B标准反辐射导弹、核弹、各种常规炸弹和火箭弹等。 “鬼怪”携带武器的多样性对其执行对地攻击任务极为有利。1972年,在“后卫”战役中,14架F-4“鬼怪”式战斗轰炸机投掷了24枚激光制导炸弹,成功摧毁了越方严密防守的清化桥。此后,美军使用了22枚激光制导炸弹和7枚电子光学制导炸弹,将杜梅大桥彻底炸毁。上述战例成为了精确对地打击的典型范例。 F-4E是F-4各型飞机中最早装备固定机炮的型别。F-4E的M61A1型20mm加特林炮和供弹系统固定在炮架上,炮架位于机身中心线上。炮架的上部支架安装供弹系统,下部Y形架及后支架安装机炮。Y型架和后支架与炮架悬挂固定,后支架上有水平和俯仰调节器。这种结构简化了机炮系统在飞机上的安装与调试工作。机炮采用液压马达传动,其功率要求为:当机炮射速4000rds/min时为71.9L/min(84.4kg/cm2;当机炮射速6000rds/min时为107.9L/min(118kg/cm2)。机炮旋转的加速和减速时间为0.5s,寿命为120000rds,故障间平均发数(MRBF)为10000rds,预检修期为15000rds。进弹机带有装弹机供在地面上往弹箱内装弹使用,所以往弹箱内装弹时不需要专门的外场设备。往弹箱内装弹时装弹机驱动弹带,使其进入进弹机,弹带通过进弹机后弹链被除去,炮弹被送入弹箱[4]  。 航电系统 航电设备包括CPK.92A/A24G-34中央大气数据计算机,AN/ASQ-19(B)通信-导航-识别系统,MS25447/MS25448计数器加速表,AN/APQ雷达高度表,AN/AJB-7全高度轰炸系统,AN/ASN-64A导航计算机,AN/AJB-63惯导系统,AN/ASQ-91武器投放系统,AN/ASG-26前置角计算光学瞄准具,AN/APR-36、-37雷达寻的和警戒系统,AN/FSA-32自动火力控制系统,AN/APQ-120火控雷达,AN/ARW-77 AGM-12控制系统,TD-709/AJB-7程序计时装置,ID-1755/A备用姿态参考系统,KB-25A瞄准照相枪[5]  。 F-4B/C使用的AN/APQ-72机载截击雷达属Aero-1A火力控制系统的一部分。主要特点为圆锥扫描、脉冲加连续波。圆锥扫描方式的缺点是测角精度较差、抗干扰能力不好,因此使用脉冲方式完成对目标的跟踪。除雷达外,Aero-1A系统还包括AN/APA-157导弹制导雷达,AN/AAA-4红外搜索与跟踪设备,Aero-1A导弹发射装置和大气数据计算机。红外装置装在头部下方,作用距离为30千米。雷达天线为抛物面型,液压驱动。该雷达具有较好的抗干扰能力。但由于大部分采用电子管电路,故体积、重量和维护性能较差。AN/APQ-120雷达是西屋电气(Westinghouse)为F-4各型飞机研制的雷达序列中的最后一个型号,采用脉冲连续波体制。1967年至1980年已生产2000部,APQ-120已用新的数字计算机改进。从AN/APQ-72到AN/APQ-120的每一代都着重在改进性能和增加功能,特别是想把空对空工作状态与空对地工作状态结合起来。AN/APQ-120是一部多功能雷达,大量采用了晶体管电路和固体电路,在相参接收和多普勒技术应用上也取得一些进展。天线口径为70×62.3平方厘米,重量290千克。带数字计算机的新型APQ-120属AWG-10A火控系统。[2]  瞄准具 F-4战斗机采用的ASG-26瞄准具有空对空和空对地两种工作状态,可通过光学显示部件上的状态选择开关进行选择。选定工作状态后,再通过轰炸/武器投放开关、武器选择开关和其他开关选择各种攻击方式。1、空对空状态。是一种机炮攻击状态,瞄准具计算出前置角,并以光环的形式显示给驾驶员。驾驶员操纵飞机使光环跟踪并套住目标,此时机炮的射击方向指向目标的未来位置。2、空对地状态。根据预先装定的高度、俯冲角以及目标距离等算出下沉角,并使光环按此角下沉。攻击时使光环的中心光点与目标重合,稳定跟踪一段时间后即可投放武器[5]  。 火控雷达 采用AN/APQ-120火力控制雷达是在APQ-72、APQ-100和APQ-109雷达的基础上研制的设备。把脉冲搜索雷达、连续波制导雷达和目标截击计算机三部分结合在一个装置中。天线尺寸从APQ-109的直径79cm减小到69.9cm×62.3cm,但作用距离没有降低。由于广泛地采用了固体器件,因此提高了可靠性,而且体积减小,重量减轻。AN/APQ-120雷达有7种工作状态:即“关机(OFF)、“准备”(STBY)、“空对空”(A/A)、“空对地”(A/G)、“天线固定”(CAGE——天线轴固定在武器基准线上)、“自检测1”(BIT1)和“自检测2”(BIT2)。其中只有“空对空”、“空对地”和“天线固定”3种是战斗工作状态。天线高低扫描有1行或2行两种。显示形式有下列4种:小范围B型扫描(B-NAR);大范围B型扫描(B-WIDE);小范围PPI型扫描(PPI-NAR)和大范围PPI型扫描(PPI-WIDE)。B型扫描用于空对空状态,PPI型扫描用于导航和轰炸时的地形测绘状态。3、在空对空状态,雷达从A/A24G大气数据计算机得到高度、真空速、真攻角等信息进行截击计算。从AN/ASN?63惯导装置或AN/AJB-7姿态参考和轰炸系统获得控制天线所需的俯仰及滚动信息。从惯导装置获得偏流角。目标截击计算进行截击计算后,通过导弹发射架分别向AIM-7D/E“麻雀”导弹和AIM-9B/D/J“响尾蛇”导弹提供下列信号[6]  。 APQ-120雷达的显示器组合包括显示器和显示器控制装置两部分。F-4E-48-MC(s/n71-236)以前的飞机,装备IP-870/APQ-120(前座舱)和IP-871/APQ-120(后座舱)显示器和C-7347/APQ-120显示器控制装置,在F-4E-48-MC以后的飞机上,把上述装置改装为多传感器显示器组合(MSDG)OD-67/APQ-120。它包括IP-1093/APQ-120E(前座舱)和IP-1094/APQ-120E(后座舱)显示器以及C-8909/APQ-120E显示器控制装置。OD-67/APQ-120多传感器显示器组合除作雷达显示器外,还有显示电视图像的功能。因此,在同一个阴极射线管上,由状态开关控制,或显示雷达图像,或显示电视图像。IP-1093与IP-870显示器的直径一样。但IP-1094比IP-871显示器在长、宽各增大了19.05mm,因此显示器的面积增大了1倍,作雷达显示器用时有925条纵向扫描线;作电视图像显示器时有525条水平扫描线。因此,显示的雷达图像比原来的直储显像管的画面更清楚。电视图像的输入来自AN/ASX-1光/电目标识别系统、AGM-65A/B“幼畜”空对地导弹或GBU-8/B、GBU?9/B等制导炸弹。ASX?1系统用IP-1093或IP-1094作显示器(AN/APQ-120雷达不工作时)。APQ-120雷达和ASX-1系统也可以同时工作。此时前座舱的IP-1093/APQ-120E作雷达显示器,后座舱的IP-1094/APQ-120E作ASX-1系统的显示器。反之亦可。当发射AGM-65A/B“幼畜”导弹、AGM-62“白星眼”制导炸弹和GBU-8/B、GBU-9/B制导炸弹时也使用OD-67/APQ-120作显示器。而“幼畜”导弹发射后的操纵使用4504A/ARW-77(“小斗犬”导弹控制器的改进型)控制器。从F-4E-36-MC(S/n 67-342)到F-4E-45-MC(S/n 69-7588)的一部分飞机进行了改装,增加了AN/ASQ-153(V)电/光目标指示系统。它与AN/AVQ-23(V)-2激光指示器组合在一直,用激光照射目标,增加了制导激光制导武器的能力。能把本机或僚机发射的AGM-65C导弹或GBU-10/B、GBU-10A/B、GBU-10B/B、GBU-11/B和GBU-12/B等制导炸弹导向目标[6]  。 弹道计算机 使用的AN/ASQ-91是一部计算武器弹道用的模拟计算机。其主要输入信号有: ⑴AN/ASN-63惯导装置输出的地速、垂直速度、方位、头部真方位、航迹、离地高度、垂直加速度等; ⑵AN/APQ-120火力控制雷达的测距信息和雷达十字线跟踪信息; ⑶“低空轰炸/武器投放”开关选择的状态信息。 ASQ-91计算机的输出信息分别送给: ⑴AN/AJB-7姿态参考和轰炸计算系统; ⑵AN/ASA-32飞行控制组合(飞机头部方位误差、相对方位、目标距离); ⑶AN/ASG-26前置计算光学瞄准具; ⑷向所选择的武器挂架发出投放或发射信号。 AN/ASQ-91计算机有6种工作状态Mü?暗涂蘸湔?武器投放”开关进行选择。 ⑴小角度减速投弹(LADD); ⑵俯冲低空减速投弹(俯冲后进行低空减速投弹); ⑶俯冲拉起投弹(Dive Toss); ⑷目标定位轰炸(Target finding); ⑸偏差(间接)轰炸(offset Bomb); ⑹发射AGM-45反辐射导弹。 发射AGM-45导弹时,AGM-45反辐射导弹把测出的电波源的相对角度(位置)输入ASQ-91计算机,据此算出飞机的操纵信号,并送给AN/ASA-32飞行控制组合。ASQ-91计算机的控制可在前座舱和后座舱的武器投放操纵板以及后座舱的计算机控制板上进行。在计算机控制板上以30.5m的精度输入目标距离、目标高度、投弹点的高度以及投弹点与目标的间距;以0.5s为单位输入从投弹点到通过目标上空的时间差。此外,还输入所投放武器的阻力系数。转动游标纵向跟踪和横向跟踪的指轮,使雷达显示器上的十字线压上目标。此时如果压下目标插入(TGT.lns)按钮,则AN/ASQ-91计算机开始计算。 AN/AJB-7姿态参考和轰炸计算系统是F-4E对地轰炸的大脑,作为全姿态参考系统解算导航的基本参数,投放普通炸弹和核武器时进行轰炸计算。在导航状态中,AJB-7系统连续地计算出飞机的俯仰、滚动和航向姿态,并显示在前座舱的姿态指引仪(ADI)上。在后座舱只在遥控姿态指示器上显示俯仰和滚动姿态。AJB-7系统计算飞机姿态时的主要输入信息来自AN/ASN63惯导装置。在计算飞机方位时根据罗盘系统控制器状态开关的选择,有3种情况; ⑴罗盘。这是把AJB-7系统中的罗盘发射机的磁方位作为信息源的应急状态。 ⑵陀螺方位仪。这是根据所选择的AN/ASN-63或AN/AJB-7系统中的陀螺方位仪显示器输入而工作的状态。 ⑶随动状态(Slave)。这是把罗盘发射机和陀螺方位仪显示器的2种方位信息综合使用的工作状态。 在轰炸状态中,根据“低空轰炸/武器投放”开关的选择,AN/AJB-7系统能进行下列6种轰炸: ⑴上抛(Loft)轰炸。这种投弹方式用于攻击防空火力强的目标。主要是投放威力大的核炸弹,但也可用于投放一般的武器。这种攻击方式的操纵如下:载机水平进入目标,在接近目标前急跃升,在跃升过程中投放武器,此后载机继续反转脱离目标。美国在越南用这种方法发射AGM?45“百舌鸟”反辐射导弹攻击地对空导弹阵地。通常“百舌鸟”导弹载机从低空接近目标,在地对空导弹射程外飞机拉起,以45°~50°的上抛角发射AGM-45导弹,载机向反方向脱离。这样,即增加了AGM-45导弹的射程,同时载机的安全也得到了保障。在投放核弹时,为了获得更长的抛物线弹道,通常在空气密度小、阻力小的高空(如10670m)投弹。 ⑵即时越肩轰炸(INS O/S)。当所攻击的目标位置不清时使用这种方法。飞机通过目标上空的同时开始半滚拉起,在飞机头部上仰角大于90°的某瞬间投出炸弹。主要用于投放核武器。 ⑶计时越肩轰炸(T.O/S)。用于轰炸已知坐标的目标。根据已知的目标坐标,预先装定突防航线和突防速度,并选定轰炸参考点。在突防航线上通过目视或雷达识别参考点,并事先装定好从参考点到目标的飞行时间。在正确地通过目标上空的同时开始越肩轰炸。通常使用核炸炸弹。对已知坐标的目标也可进行上抛轰炸。选用越肩轰炸是为了保证低空进入目标的突然性和投放空炸核炸弹。 ⑷直接轰炸(direct)。在俯冲中对目标投放武器。 ⑸计时水平轰炸(T-L)。用于轰炸已知坐标的目标。与计时越肩轰炸相似,只是在水平飞行中投放武器。 ⑹计时小角度减速轰炸(TLAD)。也叫小角度减速投弹(LADD)。与越肩轰炸一样,低空突防和采用参考点。在预定的拉起点转为45°跃升,在通过目标上空的同时投下带减速伞的核弹,也常用于投放“蛇眼”等减速炸弹[7]  。
性能数据
参考数据(F-4E) 乘员 2人 长度 19.2米 翼展 11.7米 高度 5.0米 机翼面积 49.2平方米 空重 13,757千克 最大起飞重量 28,030千克 动力系统 2 ×J79-GE-17加力涡喷发动机 加力推力 2 ×79.6千牛 最大飞行速度 2.23马赫 实用升限 18,300米 航程 2,600千米 作战半径 680千米[1]  爬升率 210米/秒[1]  翼载荷 383千克/平方米 推重比 0.58[1] 
服役事件
埃及 作为”和平法老“计划的一部分,埃及空军于1979年从美国空军购买了35架二手的F-4E,以及配套的响尾蛇、麻雀和翼虎导弹,共耗资5.94亿美元。 1988年追加购买了7架。 到九十年代末期,为了弥补损耗又追加购买了3架鬼怪战斗机[1]  。 德国 德国空军于1969年订购了一批侦察型的RF-4E,首架飞机于1971年1月交付,共接收了88架。 1982年,这些无武装的RF-4E经过改装后具备了一定的对地攻击能力,并于1994年退役 。根据1973年的”和平莱茵河“计划,德国空军购买了一批轻量和简化的F-4F,并于1980年代中期进行了升级。其中24架F-4F由驻霍勒曼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第49战术战斗机联队维护,用于训练德国空军的鬼怪战斗机空勤人员直至2002年。 1975年,德国从美国获得了10架F-4E用于人员训练。 到1990年代末,这些F-4E退役并为F-4F代替。 德国于1983年启动了ICE计划(ICE是Improved Combat Efficiency(提升战斗效率)的首字母缩写)。 到1992年共对110架F-4F进行了升级。 这些飞机预期将服役至2012年[1]  。 希腊 1971年,希腊空军订购了一批全新的F-4E,并于1974年开始交付使用。 1990年代初,希腊从德国和美国航空国民警卫队获得了一批二手的RF-4E和-4E[1]  。 伊朗 在1960到1970年代,和美国关系良好的伊朗共购买了数百架F-4D、F-4E和RF-4E。 到1980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前夕,伊朗空军共装备有29架F-4D,162架F-4E,17(也可能是19)架RF-4E。 在1980年代的两伊战争期间,伊朗空军的F-4大批参战,除了夺取制空权之外,还执行对地攻击和侦察任务。 虽然伊朗在伊斯兰革命后与美国交恶,无法从美国购买F-4的零配件,但是通过本国航空工业提供的翻修和零配件生产,伊朗的部分F-4依旧在正常服役。对伊朗拥有的F-4数目没有准确的数字,从12架到50架不等[1]  。 以色列 以色列空军是鬼怪战斗机最大的外国用户,他们不仅装备了全新和二手的鬼怪,还部署了几种鬼怪的侦察衍生型号[1]  。 日本 日本航空自卫队共购买了140架F-4EJ,日本原先是希望直接授权生产F-4E,但是在1967年国会中日本在野党对防卫厅的质询下日本的F-4E以「避免对周边国家造成威胁」的理由取消了DCU-9/A核武操作装置、AN/ASQ-91武器投放系统、AN/ARW-77空对地飞弹控制器、 空中加油等能力。最初10架于美国原厂制造, 三菱重工按许于1971年至1981年生产了130架F-4EJ,除此外在1974年进口14架RF-4E侦察机,空中自卫队最终采购了154架F- 4系列[1]  。 韩国 1968年的”和平旁观者“计划韩国空军向美国要求购买18架F-4D,在1969年8月韩国空军接收第一批4架F-4D,随后韩国要求第二批18架F-4D,美国答应后要求韩国将F-5A/B军援南越,美国则将驻韩美军的F-4D转移给韩国空军,随后韩国依序接收美军的二手F-4D,到1988年4月时接收了92架[1]  。 西班牙 借由1971年的”和平阿尔法“计划,西班牙从美国空军获得了一批二手的F-4C。 西班牙空军把F-4C定名为C.12,该型于1989年退役。 在同一时期,西班牙空军还从美国空军获得了一批二手的RF-4C,定名为CR.12。 在1995到1996年期间,这些飞机进行了电子设备升级,并于2002年退役[1]  。 土耳其 土耳其空军于1974年获得了40架F-4E,随后在1977-78年实施的的"和平钻石III"计划中又获得了32架F-4E和8架RF-4E。 1987年实施的“和平钻石IV”计划中,土耳其空军获得了40架美国空军的二手F-4,1991年又从美国航空国民警卫队获得了40架二手F-4 。1992到1994年期间,土耳其从德国获得了32架RF-4E。 1995年,以色列航空工业集团对54架土耳其的F-4E进行了升级,升级的内容类似于以色列的"战锤2000"计划。 升级之后的鬼怪被称为F-4E"终结者2020"。2012年6月22日 ,一架土耳其F-4战斗机在土耳其叙利亚边境被叙利亚防空部队击落[1]  。 英国 英国购买了一批鬼怪战斗机装备给英国皇家空军和英国皇家海军舰载机队,这些鬼怪战斗机是基于美国海军F-4J的改进型[1]  。 民用 桑迪亚国家实验室在一次撞击中把一架F-4机体安装在一个火箭发动机驱动的滑橇上,用来进行撞击试验,用以评估飞机撞击增强型混凝土建筑(如核电站 )时的损坏情况[1]  。 F-4与中国 1965年4月9日,属于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突击者号航空母舰(CV-61 )VF-96中队的4架F-4B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第8师24团的四架歼-5战斗机在中国海南陵水上空发生空战,解放军宣布美军F-4B在空战中发射空对空导弹将另一架F-4B击落。 美军宣布击落一架歼-5战斗机,损失一架F-4B。 损失的F-4B飞行员是特伦斯·M·墨菲中尉和罗纳德·J·弗根,飞机序列号602/NG,建造序号151403,该飞机可能是被解放军歼-5战斗机击落或己方误伤。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宣称于1967年 4月24日在中国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垌中镇板兴村上空击落F-4B两架,其中一架为空军高炮第10师第30团的高射炮击落,另一架为中国空军第26师78团飞行员宋义民驾驶歼-5战斗机击落[1]  。
总体评价
从空气动力学角度来说,这款战斗机设计丑陋。刚推出时,F-4的前途并不被看好。由于五角大楼试图将海军一款舰基拦截机改装为供所有军种使用的普通战斗机的不明智之举,F-4诞生了。 F-4是根据错误的理念设计的。就像F-22和F-35是以“隐形高于一切”为前提设计的一样,“鬼怪”的设计以这样一种预期为基础:20世纪60年代的空中战斗将是远程导弹的对决,交战双方看不到彼此。因此,战斗机为何需要空对空火炮和空中格斗性能? 不幸的是,“麻雀”雷达制导导弹等早期导弹的技术局限性及交战的限制性规则,意味着“鬼怪”不得不与更小、更轻型的米格战斗机进行近距离短兵相接的格斗。而米格是特别为空中格斗设计的。 F-4原本会彻底失败,但“鬼怪”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发挥了作用。尽管从纯性能的角度来说它或许不是最优秀的战斗机,但它强大有力、坚固耐用且具备多种用途。F-4作为战斗机、攻击机和侦察机,在世界各地的冲突中出战过,包括河内、苏伊士运河、伊朗和土耳其。对西方及其盟友而言,“鬼怪”是冷战大部分时间里的主要战斗机[8]  。
  军事武器,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