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

美国  驱逐舰

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英语:Zumwalt-class destroyer,中文: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是美国海军新一代多用途对地打击宙斯盾舰。 本级舰从舰体设计、电机动力、指管通情、网络通信、侦测导航、武器系统等,无一不是超越当代、全新研发的尖端科技结晶,展现了美国海军的科技实力、财力的雄厚以及设计思想上的前瞻,是美国海军的新世代主力水面舰艇。 2016年10月15日,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正式服役。[1] 
中文名称 : 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
英文名称 : Zumwalt-class destroyer
前型/级 : 阿利·伯克级驱逐舰
次型/级 : 无
研制时间 : 1997年7月
服役时间 : 2016年10月
国    家 : 美国
排水量 : 满载14564吨
发展沿革
研制背景 冷战结束后,前苏联对于美国大洋 和平时期的前沿存在 制海权的威胁急剧降低,但是地区性冲突却与日剧增。美国的新威胁中国海军仍处在建设期,仍然没有与之全面抗衡的能力。因此,美国海军的战略方针从冷战的大洋海战,逐渐演变成对陆地上的武力投送,以应付纷纷扰扰的地区性冲突。[2]  1992年9月,美国海军司令、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与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共同颁布“由海向陆”(From the Sea)的战略白皮书,内容明显针对对沿岸目标投送武力、控制沿海以及内陆通往海 新世代海上远征部队概念 洋战略要道,对地面投送武力为考虑,包括强化海军舰队与陆战队的协同作业、建立海上远征部队(Naval Expeditionary Forces)与陆军和空军联合作战等等,大幅修改了冷战时代在大洋上反潜与争夺制海权的政策。随后在1992年10月,美国海军进一步提出“21世纪驱逐舰技术研究”,其概念随后被纳入到美国海军新一代水面作战舰艇框架之中,即“21世纪水面作战”(Surface Combatant of 21th Centry,SC-21)。[3-4]  1994年9月,美国海军提出“前沿—由海向陆”(Forward-from the Sea,FFTS),首度将近岸作战、支援对地攻击纳为海军主要任务之一,具体要求舰队能对深入陆地100海里(185公里)的地面部队实施支援(这个距离成为日后AGS先进舰炮系统的射程依据),并提出“前沿存在”、“前沿部署”、“前沿作战”等新概念。 除了航空母舰、海军陆战队外,以往美国海军投送武力至陆上 衣阿华级战列舰开火 的重要武器就是不死老兵──依阿华级战列舰(Iowa Class)。但是这批巨炮军舰已经于90年代永久除役。因此,确立对陆地投送武力的未来新方针之后,美国海军开始规划对地投送武力的新型水面舰艇。[3]  武库舰 1995年左右,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杰里米·迈克 武库舰概念 尔·布尔达(Jeremy Boorda)暂时搁置了SC-21/DD-21,全力展开“武库舰”(Arsenal Ship/Bombardment Ship)。武库舰源自于COEA发展SC-21时,另外着手进行的“大容量导弹舰”构想(包含COEA 3A6与COEA 3B5两种构型),是一种极为单纯的导弹舰艇,唯一的武器就是超过500管装填导弹的垂直发射装置(部分提案也有155mm对地舰炮、MLRS多管火箭等次武装),唯一的任务就是对地投送武力,主要武装包括战斧导弹在内的各式对地导弹。 为了节省成本,武库舰不装设任何感测装置、 武库舰概念 指挥管制与自卫武器,对地攻击所需的目标资讯完全交由友军单位通过CEC联合接战能力网络提供,并依赖友军舰队的掩护,即便美国海军将标准导弹与海麻雀也纳入武库舰的导弹清单内,也完全依赖友舰通过CEC的制导接战。武库舰降低了航速的要求,最大速率只有25节。由于系统架构单纯,武库舰采用极为低矮的上层结构,舰面平滑简洁,雷达截面积低,舰体结构也十分坚固耐打,整体存活设计吸收了大型商船与邮轮的经验,拥有双层舰壳、大量的水密隔舱与极为厚实的装甲,武库舰本身完全没有自卫能力,完全依靠前述降低被侦测、被击中机率、损管装备以及厚重装甲来存活。 武库舰一度被部分媒体誉为将取 武库舰概念② 代航空母舰的明日之星,但是这种设计十分极端的舰艇在美国海军内部引发了颇大的争议,最主要的原因是缺乏独立侦测、运作与自卫的能力,需要其他友舰支援保护,在诡谲多变的战场上可说是限制重重且风险极高;作战时如果无法顺利获得友军传输资料,武库舰将沦为满载炸药的浮动标靶。虽然武库舰看似武力强大,但是在实际执行武力投送任务时,使用弹性却比不上航空母舰舰载机。 1996年5月, 杰里米·迈克尔·布尔达 最支持武库舰的布尔达上将因为V字坠饰佩戴争议愤而举枪自尽,之后武库舰顿失靠山,继任的海军作战部长杰伊·L·约翰逊(Jay L. Johnson)上将重新启动SC-21/DD-21计划,而武库舰在1996年4月被降为SC-21附属的子计划(海上火力支援实验舰,MFSD),在1997年10月的追加预算遭到国会封杀,随后一度风光的火力舰在1997年12月被国防部正式撤销。[5]  正式立项 在1997年7月,在杰伊·L·约翰逊(Jay L. Johnson) 时任海军作战部长杰伊·L·约翰逊 部长的示意下,联合需求审查委员会(JROC)于1997年7月完成了重新启动的DD-21的费用与作战有效性评估(COEA)。这项评估报告分析了DD-21采用全新设计或从伯克级改良的效益,评选的方案有三种:第一种是先前全新设计的DD-21(仍以COEA 3B1为基础)以及衍生的CG-21防空巡洋舰,第二种是简化版伯克级(以伯克级原有的设计略为简化,加强对地能力),第三种是伯克级的对地大改型(以伯克级为基础发展专门的对地舰艇,变更设计,取消神盾系统,并搭载数量更多的VLS)。评估结果显示伯克级的基本设计无法满足隐身与缩减人力的需求,因此COEA最后建议采用全新设计、共通船体的DD-21/CG-21方案。[6]  1997年11月,杰伊·L·约翰逊(Jay L. Johnson) DDG-110 部长签署了以先前SC-21 COEA研究为基础的DD-21作战需求书(ORD),并于11月7日在海上系统司令部(NAVSEA)成立专门负责DD-21的PMS-500管理单位。紧接着在1997年12月,国防采购委员会(DAB)批准DD-21进入里程碑阶段,开始定义计划与降低风险作业;在12月11日,DD-21计划签署了后续发展备忘录。接着,美国海军舰艇特性改良委员会也同意选用全新开发的DD-21而非改良型伯克级,并在1998年1月设定了DD-21的需求细节,至此,SC-21正式立项。[7]  竞标命名 最初只有一个竞争团队角逐DD-21的研发合约,由亨廷顿 林登·贝恩斯·约翰逊 ·英格尔斯纽波特纽斯造船及船坞公司(该厂于2001年4月被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购并)与通用旗下Bath Iron Works( BIW)造船厂主导,其他参与厂商包括雷神公司(Raytheon)、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新港纽斯(New Port News)造船厂与美国钢铁公司(National Steal)。美国海军考虑到DD-21是一种从里到外都深具革命性的崭新舰艇,为了降低风险,在1998年6月18日宣布参与厂商必须组成两个造舰团队(Shipbuilder Alliance)来角逐,每个团队各由一家造船厂与一家系统承包商主导,而两个团队分别是由亨廷顿·英格尔斯造船厂、雷神、波音公司组成的金队(gold team),以及通用BIW、洛马组成的蓝队(blue team),金与蓝是美国海军制服的颜色之一。 2000年7月 麦可·蒙苏尔 4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宣布首艘DD-21采用曾任美国海军军令部长、在2000年1月20日去世的小埃尔莫·R·朱姆沃尔特上将(Admirl Elmo R. "Bud" Zumwalt )来命名。2008年10月29日,美国海军宣布将DDG-1000的二号舰(DDG-1001)命名为麦可·蒙苏尔号(Michael Monsoor),这是纪念一位在2006年9月29日在阿富汗阵亡的美国海豹突击队二等士官,该士官为了保护队友、扑上一颗敌方扔掷的手榴弹而牺牲,事后被美国海军追赠荣誉勋章。在2012年4月16日,美国海军宣布DDG-1000三号舰(DDG-1002)以以美国第36任总统、1963至1969年任职的林登·贝恩斯·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为命名。 金队得标 2002年4月29日,美国海军宣布金队得标, DDG-1000签约仪式 其优势很可能就在于前述侧边垂直发射装置、较大的直升机甲板等变更设计。美国海军随即授予金队厂商一份价值2.65亿美元的系统设计/建造/测试合约,为期三年。依照原订计划,未得标的蓝队厂商仍能以DD (X)次承包商的身份参与后续的建造合约,一如以往建造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与伯克级驱逐舰的惯例。美国海军计划在DD(X)细部设计完成后,在2004至2005预算年度颁布DD(X)首舰建造工作的招标书,并由诺格船舰系统(Northrop Grumman Ship Systems,NGSS,即前Ingalls造船厂)[8]  与GD的BIW厂竞标DD(X)首舰的全寿期承包商合约。
建造进展
最初第一艘DD (X)预计在2005年开工, 建造中的DDG-1000整合式舰岛 2011年移交美国海军,2013年起达成初始操作能力,但这个时程随后跳票了;而美国海军已经开始担心等伯克级的建造工作完全结束时(最后一艘伯克级(DDG-112)将在2006年开工),如果下一代舰艇的建造业务不能即时衔接,将对美国造船业造成严重冲击。原先预计要被DD (X)取代的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早在2005年便全数退役,反而是由产量不断追加的伯克级来取代此型舰艇。 2007年11月12日,美国海军给BIW厂一纸1.42亿美元的合约,继续进行首批DDG-1000的设计建造工作,而诺格集团也在13日获得一纸9000万美元的合约来完善建造计划与备料。在2008年2月14日,美国海军与 2012年10月完工的舰岛 BIW签署首舰朱姆沃尔特号(DDG-1000)的建造合约,价值14亿美元。在2009年2月11日,美国官方宣布DDG-1000计划进入全速生产,而首舰朱姆沃尔特号也正式展开建造(依照2008年7月的规划,朱姆沃尔特号应在该年10月就开始建造)。2011年7月26日,美国海军与BIW达成关于DDG-1000二、三号舰(DDG-1001、1002)合约的协议,并在9月15号正式签署两舰的建造合约,价值18亿美元,后续还有超过20亿美元的合约等待签署。 2010年3月,朱姆沃尔特级的二号舰麦可·蒙苏尔号 2013年6月,移动中的DDG-1000后半段 (USS Michael Monsoor DDG-1001)展开相关建造工作(依照2008年7月的规划,DDG-1001应在该年2009年9月开始建造)。在2011年10月22日,通用BIW厂一个已经造好的朱姆沃尔特号前部大型船段完成了移动工作(这是该厂有史以来最大、最复杂的一次船段移动工作),将这个船段从原本的超大型舰体(Ultra Hull)组装设施移到BIW厂内三个总装线之中最大的一个,移动距离约900英尺(274m)。这个舰首船段长180英尺(54.86m),宽60英尺(18.3m),重量4000吨, 其上将承载AGS先进舰炮系统。在2011年11月17日,BIW厂为朱姆沃尔特号举行一个私下的安放龙骨仪式,开始将各船段结合。 2012年4月4日,BIW厂为朱姆沃尔特级三号舰 运抵诺福克港的DDG-1000舰岛 (DDG-1002)举行开工建造仪式。此时,首舰朱姆沃尔特号的舰体建造进度已达65%,二号舰麦可.蒙索号建造进度约为25%。在2013年5月23日,二号舰麦可·蒙索号举行厂方的安放龙骨仪式,开始将各船段结合。 依照现规划,朱姆沃尔特号会在2014财年交付美国海军,麦可.蒙索号在2016财年交付,而DDG-1002则在2018财年交付。在2012财年内,三艘朱姆沃尔特级的舰体建造资金都已经完全到位,政府供应项目(舰上装备)则继续下拨。[9]  首舰朱姆沃尔特号(DDG-1000)已于2013年10月28日在马里兰州巴斯钢铁造船厂下水,2015年12月7日开始海试。两艘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延迟交付,二号舰麦可·蒙苏尔号(DDG-1001),三号舰林登·约翰逊号(DDG-1002)将分别于2016年11月2018年12月[10]  。 2016年5月6日,美国海军官员透露,DDG1000已经开始“验收试验”,以评估、完善和进一步发展它所搭载的许多技术,包括导航、推进、辅助系统、防火与损失控制能力。[11]  2016年10月15日,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正式服役。[12] 
技术特点
关键技术 海试中的朱姆沃尔特号 身为全球头号强权美国的 DDX宣传海报 新世代主力水面舰艇,本级舰从舰体设计、电机动力、指管通情、网路通信、侦测导航、武器系统等,里里外外无一不不是超越当代、全新研发的顶尖科技结晶,再度展现了美国海军无与伦比的科技实力、财力以及思想上的前瞻远见,全球头号海强的架势展现无遗。正由于本级舰的开发如此地具有前瞻性与挑战性,所以美国海军除了采用螺旋推进的开发策略外,并将DD(X)的各种主要技术难关列为十大关键技术,并分别指定承包商针对这十大技术通过工程发展模型(Engineer Development Model,EDM)的方式进行实际的测试。 这十大关键技术包括: 穿浪逆船舷舰体(Wave Piercing Tumble Home) MK-57垂直发射系统(舰体周边垂直发射系统,Peripheral Vertical Lauhcn System,PVLS) 整合复合材料舰岛与孔径(Integrated Composite Deekhouse and Apertures,IHDA) 红外线模型(IR Mockups) 整合式电力推进(Integrated Power System,IPS) 双波段雷达(Dual Band Radar,DBR) 整合水下作战系统(Integrated UnderSea Warfare,IUSW) 先进舰炮系统(Advanced Gun System,AGS) 舰上共通运算环境(Total Ship Computing Enviroment,TSCE) 自动火灾抑制系统(Au吨omatic Fire Suppression System,AFSS) 诺格在2005年完成DD (X)的系统设计以及十大关键技术的EDM,而此一细部设计在同年9月通过美国海军的细部设计审查,国防部并在稍后的11月23日宣布DD(X)进入阶段IV。 动力系统 先进电力推进船只展示平台 同样,不同于现役大部分舰艇,本级舰将采用革命性的整合式全电力推进系统(Integrated Electric Propulsion,IEP)。除了DDG-1000外,英国新一代的45型驱逐舰与伊丽莎白女王级航空母舰也将采用整合式电力推进系统。关于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的动力系统概念,见词条:整合式电力推进 为了研究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的整合动力系统项目,美国海军研究办公室(Office of Naval Research,ONR)主导制造了一艘长40.6米、排水量120吨的实验艇──先进电力推进船只展示平台(Advanced Electric Ship Demonstrator,AESD),整个艇体构型宛若DDG-1000的缩小版,上面可容纳2名操作人员。A 舰尾AWJ-21推进器 ESD由位于华盛顿的Dakota Creek Industries制造,在2005年8月24日下水。AESD的头一个实验工作,便是测试劳斯莱斯海军海事公司(Rolls-Royce Naval Marine)的AWJ-21水喷射推进系统。 与传统水喷射推进器不同,AWJ-21完全沉入水面以下,可减少噪音与航迹,并增进推进效率;此外,此型推进器外型紧致,吃水深度低,利于在浅水环境操作。AWJ-21本身兼具推进与转向功能,使船只得以省略船舵,不仅灵活度大幅提升,也简化了机械的复杂度。AESD的动力系统包括柴油发电机与蓄电池,以柴油发电机驱动时的航速可达16节,单纯使用蓄电池时则可达8节。[13]  隐身设计 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采用先进而全面的隐身设计, AESD 使其拥有潜艇般的隐身性──在海上作业时被发现的机率远低于10%。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的舰面上只会有一个单一的全封闭式船艛结构,即称为整合式复合材料船艛与孔径(Integrated Composite Deckhouse and Assembly,IDHA),整个结构与上面的天线设计都由雷神公司负责。IDHA是一个一体成型的模块化结构,采用重量轻、强度高、雷达反射性低且不会锈蚀的复合材料制造,整体造型由下往上向内收缩以降低雷达反射截面(RCS)。 除了整合了舰桥、所有的电子装备天线之外, 朱姆沃尔特级双视图 还容纳有主机烟囱的排烟道,尾部则含有直升机库。而为了验证IHAD整合复合材料上层结构组合,NGSS与雷神还建造一座缩尺寸的IDHA模型,放在美国海军中国湖实验场进行RCS测试;而为了测试红外线讯号,NGSS也建造了主机排气口与其他热点部位的实体模型进行热讯号测试,以验证DD(X)预定采用的空气冷却、水冷等降温手段的能耐。 动力系统的废气先以海水以及空气冷却,由整合式舰岛顶部的排气口排出,只能从上方 朱姆沃尔特级舰体 才能观测到排烟口,减少了敌方的红外线观测方位。其他用来降低热讯号的装备还有海水喷雾冷却,吸取海水冲刷船身的热点。静音设计方面,本级舰的动力系统将装置于减震浮筏上,以降低被潜艇声纳发现的机率。由于WTM船体低阻力的穿浪特性,加上种种先进的降噪措施减振,本级舰称能将水面航行时的噪音降至110分贝左右,相当于后期型的洛杉矶级攻击核潜艇,成为全世界最安静的水面舰艇,彻底颠覆过去水面舰艇永远比潜艇吵杂、潜艇总是能在远距离先听到水面舰的情况。
全舰运算环境(TSCE)
DDG-1000 使用全舰计算环境作为舰船各系统(指控情报、平台控制、动力系统、武器系统等)的集成系统来进行信息整合,以发挥系统整体资源优势,最终形成一个统一的“网络中心战”节点。TSCE 基于开放式体系结构(OA),通过软、硬件模块化以及构件化和服务化,解决了各分系统独立运行、互操作困难、资源无法共享等问题,最终达到跨平台、跨领域的协同作战能力。[14]  作战系统 本级舰采用名为整合式防卫系统(Int 整合式防卫系统 egrated Ship Defense System,ISDS)的分散式高整合度舰载战斗系统,以其为核心,连结整合式宽频主被动声纳、主动相控阵雷达与电子战系统。与过去的作战系统将不同感测器与不同武器所需要的输出/输入系统分别配置的作法不同,ISDS将整合控制所有的舰上装备,一如人体大脑对肢体的控制,概念与第五代战斗机类似。[15]  2006年11月,雷神公司选定早已参与DDG-1000计划的L-3通信公司海事系统分部,作为DDG-1000的整合舰桥系统(CINB)的承包商,合约价值1800万美元。CIBS采用开放式架构,符合民间业界标准,整合有电子海图制图显示器与资讯系统(ECDIS-N)、航海规划,整合导航态势图、避碰与水雷规避、舰艇机动控制等功能,可实施自动化航行作业,包括航路规划/执行、 佩里级护卫舰 操纵以及通信等,并符合美国海运署海军舰艇的相关规划。CINB的整合与自动化程度极高,只需一名人员就能在整合显控台进行操作。[16]  依照雷神的说法,本级舰的战斗系统还是整合了SM-2与SM-6防空导弹的射控能力(但现阶段不具备反弹道导弹功能)。由于ISDS的高度自动化以及整合化,使的DDG-1000的人力需求可以大幅降低至150人以内,远低于以往驱逐舰动辄三、四百人,甚至比佩里级护卫舰还低。 DBR雷达 DG-1000最主要的雷达系统为双波段雷达 DBR雷达的陆基原型① 系统(Dual Band Radar,DBR),主承包商为雷神公司,分为两个部分,第一是由洛马研发的长程广域搜索雷达(Volume Search Radar,VSR),其次则是由雷神开发的多功能雷达(Multi Fuction Radar,MFR),两者相辅相成,满足舰上需要的所有雷达机能,包括对空/平面搜索、早期预警、防空自卫及对海对地作战所需的追踪/标定/射控。由于DBR雷达系统原本就是DD-21计划底下的一环,因此在2001年DD-21暂时遭到搁置时,DBR的研发也一度受到影响,直到后来DD(X)计划步入轨道时才逐渐恢复。[17]  DBR雷达的陆基原型② 不同于SPY-1,VSR与MFR都只采用三面相控阵天线;由于平板阵列电子扫瞄天线的波束偏离轴心之后,等效孔径(天线孔径在波前方向的投影量)就会降低,当波束偏离轴心一定程度之后就会明显变宽,侦测距离、解析度、增益全部显著降低,故理论上单面天线的波束扫瞄极限被限制在偏离中心轴正负60度的范围,也就是涵盖120度的方位角,理论上三面天线就能涵盖360度的方位角。而为了确保目标通过两面天线波束交界时仍能有效持续追踪,一般相控阵雷达多半将单面天线的扫瞄方位角限制在90度,并以四面天 Multi Function Radar (MFR)陆基车 线完成360度的涵盖。[18]  VSR与MFR大胆采用三面天线的构型,单面天线的波束涵盖范围几乎达到电子扫瞄天线的极限,这似乎意味美国厂商在信号控制与处理技术上又获得了飞跃的进步,所以可以让扫瞄方位提升到天线实体能力的理论上限;而减少一面天线就意味着减少25%的体积重量,系统成本亦可降低。2010年6月2日,美国国防部决定删除DDG-1000的VSR雷达系统,只保留MFR雷达。取消VSR的最立即原因是为了节省成本(每艘DDG-1000可节省1000至2000万美元),以因应美国海军沉重的预算压力。[19]  反潜系统 反潜侦测方面,DDG-1000配备AN/SQQ-90整合式水 建造中的朱舰,正在安装舰首声纳围壳 下作战系统(Intergrated Undersea Warfare,IUSW),整合的各次系统包括AN/SQR-20多功能拖曳阵列声纳系统、拥有主/被动模式的轻量化宽频可变深度声纳、整合式双频(高频/中频)主被动舰首声纳、直升机载吊放声纳、投送式探温仪、拖曳鱼雷对抗系统、水下声学对抗系统(可对敌方鱼雷声纳进行杂讯干扰或制造假目标)、相关的数据传感装置以及软硬体等,所有声纳系统构成一套双基(Bistatic)接收机,并采用未来作为美国海军通用标准的开放式系统架构。[20-21]  整套AN/SQQ-90的电子设备都整合在一个电子模组外壳 DDG-63的AN/SQQ-89 (EME)之中,在交付造船厂之前就能完成整合与测试工作,不仅节省许多安装与测试时间,还可减低整套设备的体积与重量,同时也获得最佳的电力供应和冷却效率。AN/SQQ-90所需的操作人力只有宙斯盾舰使用的AN/SQQ-89的1/3。美国海军宣称DD-21的先进整合声纳系统将达到可跨层(cross layer)运作的目标,是1990年代以来最重要的反潜科技突破。在2007年8月,DDG-1000的AN/SQQ-90 IUSW正式通过审查。在2011年4月11日,雷神公司将用于DDG-1000首舰朱姆沃尔特号的AN/SQS-60声纳交付美国海军。在2012年4月,雷神交付第一套完整的AN/SQQ-90反潜作战系统,准备安装于朱姆沃尔特号上。[22]  主要武装 以对地攻击任务为主的本级舰将以联合防卫公司(United Defense,在2005年被英国BAE购并)与雷神(Raytheon)新开发的周边垂直发射系统(Perip 先进舰炮系统 heral Vertical Luanch System, PVLS,正式名称为先进垂直发射系统,Advanced Vertical Luanch System,AVLS)以及联合防卫的155mm先进舰炮系统(AGS)作为主要武器系统,以遂行对地纵深打击等任务。 关于这两种武器,见词条:先进舰炮系统和MK-57垂直发射系统 本级舰将配备数种垂直发射的对地攻击导弹,包括战斧巡航导弹、战术型战斧巡航导弹(TACTOM)、对地型标准导弹(Land Attack Standard Missle,LASM)以及先进对地导弹( ALAM),涵盖不同等级的射程范围并满足不同的需求。其中除了战斧巡航导弹是现役装备外,后三种都仍在研发阶段。[23]  次要武装 由于本级舰以对地攻击为主要任务,且 RIM-162 ESSM 不需要担任区域防空任务,因此仅配置短程武器以供自卫。防空部分,DDG-1000以垂直发射的海麻雀ESSM近程防空导弹作为主要的点防御自卫装备。海麻雀ESSM乃以现役海麻雀导弹为基础大幅改良而来,采用向量推力控制技术与新的射控软体,射程、机动性能较现役海麻雀导弹大幅提升,可有效应付超音速掠海反舰导弹。海麻雀ESSM整合于AVLS中,不需要配备另一种规格的垂直发射系统,而其折叠弹翼的设计使AVLS的每个发射管可装入四枚此型导弹。[24]  由于本级舰将在敌国沿海作业,可 密集阵近程防御武器系统 能与敌方小型武装水面船舰相遇,而笨重且不灵活的AGS舰炮系统并不适合执行此类任务;而在1999年柯尔号遭自杀快艇攻击事件后,美国海军开始重视如何击毁近距离高速迫近的小型水面目标;虽然美国改良了密集阵近程防御武器系统攻击水面船舶的能力,成为Block 1B,但面对神风式的自杀攻击时,20mm穿甲弹毕竟没有在安全距离外彻底摧毁水面目标的十全把握。为此, 由诺·格集团领军的金队便建议DDG-1000另外加装一种新型中口径快速舰炮,兼具防空与射击水面目标的功能。 为了节省成本,负责此项工作的美国雷 维斯比级护卫舰上的博福斯57mm舰炮 神(Raytheon)公司与联合防卫(United Defense)直接在市场上挑选发展成熟的现货;经过详尽的研究后,雷神与联合防卫认为瑞典博福斯防卫公司(Bofors Defence,已被联合防卫购并)的博福斯57mm舰炮隐身型(Mark.110型)最符合DDG-1000的需求,此炮不仅拥有周详的隐身设计,更配备3P (Pre-fragmented Programmable Proximity fuzed)可程式化破片近发引信弹药,无论对付空中、水面或陆地目标都有极佳的威力与效能。而在2003年9月,MK-110 Mod 0已经被美国海岸警卫队的整合深水计划(Deepwater Program)相中,成为海岸警卫队新一代巡逻舰的制式舰炮。 自由级濒海战斗舰上的博福斯57mm舰炮MK-110 2004年10月底,美国海军正式决定以美国版的MK-3舰炮──由联合防卫生产的MK-110,作为DDG-1000的最后一道防线,美军称此系统为近迫火炮系统(Close In Gun System),将以往CIWS狭隘的反导弹定义拓展为“对付任何自空中/水面迫近的威胁”。MK-110已经成为美国海军下一代的自卫用中口径火炮,除了DDG-1000外,亦配备于LCS自由级濒海战斗舰上。[25]  2014年8月4日,美国海军海上系统司令部(NAVSEA)表示,为对付大量小型快速水面舰艇的攻击,将原计划安 mk46舰炮 装在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的两座口径为57毫米的MK110舰炮更改为为两座口径为30毫米的MK46舰炮。MK110舰炮由英国BAE系统公司生产,而MK46舰炮由通用动力公司生产。自2005年起,通用动力公司已向海军交付了38门Mk 46舰炮系统。该炮是LPD 17的主炮,也是LCS和DDG-1000的副炮。最新的Mk 46 Mod2采用了新的开放式架构、故障隔离软件和嵌入式训练系统。本次生产工作预计在2016年11月结束,由通用动力公司的多家分厂共同执行。 水雷对抗 这方面,本级舰将装备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发的 AN/WLD-1 RMS远程猎雷系统 AN/WLD-1遥控侦雷/猎雷载具(Remote Minehunting System,RMS),使其能自力解决水雷问题;除了猎雷之外,WLD-1还具有反潜功能。而美国海军下一代的Nulka主动式消耗性诱饵(AED)也会是本级舰的装备。海麻雀ESSM导弹与MK-110舰炮为DDG-1000服役初期之配备,日后随着科技进步,DDG-1000也将在服役生涯中换装几种仍在研究阶段、更具前瞻性的崭新武器,例如能胜任近迫反导弹/反鱼雷系统的电磁炮,电磁推进炮弹的速度预计高达水中音速(1500m/s)的5倍[26]  由于将反鱼雷列为需求之一 投放中的远程猎雷载具 ,此种电磁炮炮弹的开发势必牵涉到超空泡化(supercavitation)流体力学领域,才能在水中高速且稳定地前进。而其他更具科幻味道的强力涡流反鱼雷系统、激光武器等,也可能成为未来美国海军主战舰艇的武装。其他可能被DDG-1000采用的积极/消极自卫装备还包括导弹与鱼雷近接警告系统、减声气泡系统等等。[27]  舰载机 DDG-1000拥有两个直升机库, 舰尾直升机平台 可配备两架MH-60R近海作战直升机,或者由一架MH-60R直升机搭配3架诺格公司的RQ-8A/B型垂直起降战术空中载具(UTUAV )的组合。MH-60R可携带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发的空载水雷压制系统(AMNS),担任水雷对抗任务。 除了航空器之外,DDG-1000位于直升机起降甲板下方的舰体还设有小艇收容船坞(Boat Bay),收放舱门位于舰尾,其空间可容纳2艘长度11m的硬壳膨胀快艇(RHIB),暂时预定配置2艘长7m的RHIB。[28] 
性能数据
由于本级舰为暂未役舰,以下数据均为参考: 参考数据 舰长 182.8米 舷宽 24.1 米 吃水 8.1米 排水量 满载14564吨 乘员 140人 动力系统 IEP 2×Rolls Royce MT-30主燃气涡轮机发电机组/72MW(96553马力) 2×Rolls Royce 4500辅助燃气涡轮发电机组/8MW(10728马力) 2×永磁电进电机(合计78MW,约104557轴马力) 双轴推进 续航力 未知 航速 30节 船电系统 雷达 1×AN/SPY-3 X频多功能相控阵雷达(MFR)(由三具固定式阵列天线组成) 1×整合光电侦测/射控系统 声纳 整合式双频主/被动舰首声纳 LBVDS轻量化宽频变深声纳 AN/SQR-20多功能拖曳阵列声纳(MFTA) 其他 ISDS整合式防卫系统 NWCS海军对地武器控制系统 IUSW整合水下作战系统 舰载武装 舰炮 2×AGS 155mm 62倍径先进舰炮系统 导弹 20×四联装MK-57先进垂直发射器(AVLS)(总装填量:80枚,可装填标准区域防空导弹、海麻雀ESSM短程防空导弹、战术型战斧巡航导弹、ALAM先进对地导弹、垂直发射反潜火箭(VLA)等) 近防 2X30mm的MK46舰炮 其余不详 舰载机/小艇 2×MH-60R近海作战反潜直升机 或1×MH-60R近海作战直升机与3×RQ-8A遥控飞行载具 2×7m长RHIB硬壳膨胀快艇[29] 
本级舰
舷号 舰名 开工 下水 服役时间 DDG-1000 朱姆沃尔特号(USS Zumwalt) 2008年10月 2013年4月 2016年10月15日[30]  DDG-1001 麦可·蒙苏尔号(USS Michael Monsoor) 2009年9月 2014年5月 预计2016年11月 DDG-1002 林登·约翰逊号(USS Lyndon B. Johnson) 2012年4月 2015年3月 预计2018年12月[10] 
总体评价
朱姆沃尔特级 朱舰开火想象图① 驱逐舰一直面临伊拉克庞大战费排挤预算、国际油价与钢铁等原物料价格飞涨等极端不利的背景因素,加上由于集各种高科技于一身而导致成本持续飙涨,付出天价换来的实质作战效益却没有那么显著。耗费巨资开发大量崭新技术,不仅与作战相关的项目(战斗系统、侦测射控、指管通情、武器装备等)几乎都是全新开发,连与作战任务本身没有直接相关的舰体载台设计、推进机电也有许多开美国海军先河的开发;革新技术的比例过高,往往使国防军备计划走向膨胀与失控。 美苏冷战结束后,美国的主要对手科技层次都十分低 朱舰开火想象图② 落,这让许多先进高科技军事技术重要性陡降,昂贵的成本在国防预算逐渐删减的年代却尽显弊病,尤其是导致军方财力能负荷的装备数量减少;而冷战结束后真正冲击作战面貌的往往是资讯化的革新,通过情资传输共享使敌方动态获得最大的掌握,并让自身的武力单位能在正确的时间在正确的位置出现。这种趋势下,投资过多资源强化单一武器载台本身性能,往往不能明显地展现效益。
  军事武器,未经授权不得转载